LI!{JuE%M�
t

  她看着自己所剩不多的寿命时间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卫斐云真的是克自己,屡次让她完成不了任务。  史箫容笑了笑,“那就让她们自个儿去问皇帝陛下。”  他沿着偏僻的沼泽小路,很快消失在了芦苇丛中。  史箫容回到屋子里,匆匆写了一张纸条,折好,递给护卫,“把这个一起送过去,用你们最快的速度。”  正想着,皇帝忽然搁了笔,起身,洗净染了墨汁丹砂的手指,然后摈退宫人,说要独自散散心,不准宫人跟着,只让大侍卫默默跟着。  那三个人立在屋檐下,屋顶上还坐着一个大汉四处望风,不知道在谈论什么。原本声音就轻,夹杂着淅淅沥沥的雨声,越发显得模糊飘渺。  史箫容挺满意女儿的,对小皇子,要求更高,自然也就……有些头疼了。  卫斐云站定,低头说道:“国不可一日无君。”  “看来是不会告诉我。难得出宫,要不要回家中看看?”卫斐云忽然说道,“你们凌家的旧宅还在,家父已经命人打扫干净,等着主人回去。”  早料到他会提起六皇子,史箫容当初为家族所指使,挑了年少漂亮又嘴甜的六皇子,却不想这是个扶不起的阿斗,站错了边,她对这个名义上的儿子从来都无感,如今他是怎么遭遇,她是不关心的。  但这一个动作,几乎要让她纤细的脖颈折断,卫斐云抬手,一摸,软得不可思议,四周弥漫着布满水汽的腐烂气味,她整个人都仿佛刚刚从水底里爬出来一样。  “我跟温玄简这种情况还算得上是姻缘吗?”史箫容讶然地看着她,“那你能知道她们的姻缘在哪里吗?红线都牵到同一个男子身上,不是会纠缠不清吗?”  史箫容被他的眼神震慑住,抬眸回视着他,良久,才说道:“那你以后不能忽然对我动手动脚了,我不喜欢。”  @Җ7,*(d"2f# E 75_Jy@ʖKeHQꟽn)qU9\v9Vbb3ڌR\,    芽雀有些无语地一把拉住他,“陛下,您忘了还晕在走廊上的丽妃娘娘了吗?!”  芽雀连忙跪地,将手里的汤药搁在一边,然后说道:“太后娘娘,您知道啦。”  “可是……凌家女儿如今已经无家可归,我不能弃老友的孩子不顾啊……”卫编修官心有惭愧,毕竟凌家是因为自己才被祸连,弄得家破人亡的,所以他归来后,就一直在寻找听说还活着的凌家小女。  许清婉带着谢涟,坐上了马车,她挑起车帘,看着后面跟着的马车,叹了一口气,在刚要出门的时候,卫斐云忽然造访,拉着谢蝾,说一定要跟过来,因为有事情要跟太后娘娘商量。所以只好带着他们,一同去了公主府。  护国公夫人心里倒是不觉得入后宫是一件不好的事情,但看着史箫容悲凉的神情,没敢说这个,只是略带惭愧地说道:“知道姑娘受了许多委屈,可这是家里唯一能走的路了。你哥哥,哎,你又不是不知道,若非祖上荫庇,这兵部尚书哪里轮得到他,他若是争气点,也好过如今的局面。” 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小皇子身上,但又怕冲撞了他,谈话声轻了许多,史箫容也不想大庭广众之下去跟奶娘生出了嫌隙,要解决她,完全可以悄无声息的进行。  温玄简让文阁学士连夜拟旨关于今夜叛乱之事,一直写到自己满意为止, 等待明日早朝宣旨。这样一折腾, 从司礼院出来,天已经快亮了。  温玄简暗想这个理由看来有用,以后可以“不经意”地多用几次……  史箫容乍听到新皇二字,还有些反应不过来,想起如今自己的身份,才恍然,如今到底是不同了,自己已经从名存实亡的皇后晋升为了太后,虽然也同样是名存实亡。而他,倒是如愿以偿,成了真正的皇帝。  蔻婉仪“唔”了一声,“你对太后娘娘还是挺关心的啊,我问你啊,太后娘娘苏醒了,皇帝陛下怎么不请太后家人回宫看望她呢?”  想要往后退去已经来不及,只能垂手立在花影深处,让枝叶遮住自己身影。  皇帝抬眸,看着全程淡漠的臣子,“芽雀是你未婚妻子,她的死,对于你来说,似乎没有什么影响。”  “先不管这些了,芽雀,这几天你帮我准备几套素衣,越简单越好。”史箫容决定转换话题,不再纠结这些了,既然探究不出,她躲开还不行吗?H*gn"gfPerkX]e(V<1p0_BXLK=`nP;ARJk?(ל˺Tht6۔W.ѡ7Ѽ$ZДW~U VROp  “以前有个娘娘养了只猫,后来走丢了,其实在冷宫里和野猫生了好多小猫,所以要找到死掉的猫不难。”  最后史姜灵终于摸到了柔软的床榻,挣扎着爬上去,摸到光滑冰冷的丝绸被,这才稍微好受一点,然后又忍不住蹭啊蹭啊……  1I&= Cgz2/w!͕>/ϭ5j-̻_6Z( UG>MJ[,  “那我问你,你什么时候进宫的,原先是哪个宫的人?”史箫容将视线从她委屈的脸上移开,告诉自己千万不可心软了。    史箫容的眼睛亮晶晶的,舞完之后,看到大家的反应,露出了一个衷心的笑容,眼睛里充满了期待。  温玄简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单独见一见卫斐云。  灯影重重,史箫容坐在一株花树旁侧,芽雀帮她端来了摇篮,让端儿躺在里面玩。等了片刻,端儿忽然兴奋地扒拉着摇篮边缘,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谁也听不清楚的话,努力地要从摇篮里爬出来。  史箫容面无表情,说道:“皇帝最近辛苦,刚来了贡茶,特意让芽雀泡了一壶,端来给皇帝尝尝。”  一个带着两个娃的男人顶着满头树叶从花丛里艰难地走出来,伴着小皇子的尖叫声“老爹!你踩到我的脚了!”还有小公主的嬉笑声。    现在以礼公公为首,这些宫人都被罚面壁思过去了,一天不准吃饭。而这些人还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,让皇帝如此发怒。  当初让芽雀出宫,就是为了史姜灵一事,后来没了芽雀的消息,史箫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,只能让许清婉帮忙寻找了。  这枚玉坠正是史琅当初埋坑误掉的,正是这枚玉坠,让刑部都官莫名死去,也让卫斐云得到了重要线索,一路查去,发现了当年的秘密,以及刑部都官被暗杀的真相。  最后卫斐云停在了一间不起眼的民宅前,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走出来,将他领了进去。  用过膳后,雪意将小皇子抱回了琉光殿。  史箫容哀怨地看着他,说道:“当初,我就不该听你的。”  史姜灵躺在他身侧,抱着他,也闭上了眼睛。*"Zu Ʈ(Re1ݽVwXV/Wa˹&7y Iʘ"k-H aw(8Ji@Jk&6Bk-{iM,K},`ìI XJkՊ oIy\Z134T9FǴKg |_O `6>*w,L)I᧕ ?Y^^w a=]zکW^)y'd`, mQ+/'4SIqo6[BQP*w|ѠxnOٻW_@RZ=-pVk%$P f^hpK1猪-2Itd^ן]Ϟ5:Iߙ :[`* J5Ӹu 32!ۖÉ^?ĻmW>}IV\æ~=O;  “太后娘娘,皇帝陛下不是我的啊!” 芽雀吓得赶紧澄清,然后又问道,“您要我替您传什么话?”  史轩大震,看着她,知道她联想到了自己。二十年来不知生母是谁,长于杀母仇人之手,让那个女人得意了二十年。   “真的不打算回去?呵呵,这样会让家父寒心的。”卫斐云怪笑一声,目光却紧紧盯着她,“别忘了,两家婚约尚在。你不现身给家父一个说法,我这辈子都不能娶妻了。”(:9աN)jы{fbKp?Vm7=Df}o =1{lٹT  冷风从窗子门外灌进来,屏风边上挂着的浅紫色流苏被吹得摇摇晃晃的,史箫容看着久了,旁边的芽雀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按住了流苏,回身看着她,“太后娘娘,这装饰旧了,奴婢给您换个新的。”  史箫容捏着棋子,目不斜视,专心琢磨自己的棋局。   他提出要去花园里走走,永宁宫的宫女们已经纷纷去准备了,史箫容不能拒绝,只能让芽雀给自己披上了暖披风,走到门口,宫女早已撑好了华盖,毕恭毕敬地候着。7p&l)Z"QJ| }Hkz|*.QM|;W&Bh$/+)Чncm=DbZ`aEL*I!`)YNq藻(~nh'pHHs>1JTΚc6Jx9 thpIFZUyrGxb״3y(sZdgx30QMڄ ]A}(T5v1;|oE=Or=K-c8@C'G 8~gn&=*bdeNf(&N&s作者有话要说:  卫斐云的设定就是:变态+神经质  史箫容即使突破自己此生所有想象力,也绝对猜不到芽雀身上的秘密,看着她陷入沉思的样子,心想这宫婢果然与寻常人不同,她身上秘密太多,能力更是超乎寻常,一定要将她收拢在身边,为自己所用。   “可……可是您怎么办?”史姜灵站起来,不敢去看目眦欲裂的茶绰,跑到自己祖母身边,担忧地看着她。   一时屋子里静悄悄的,两个人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唯独史箫容依旧沉睡,丝毫不知自己的命运就这样被这两个人扭转了轨迹。  史箫容亲了亲小皇子的额头,然后交到温玄简的手里,“你可以回去了。”  温玄简重新给她包扎伤口,低声说道:“我不会让你出事的。”但是没有想到护国公夫人竟是如此恨这个被自己抚养长大的女儿,半途就动手伤了她。    护国公夫人弯腰,帮她看了看。    芽雀连忙跪在地上,史箫容抬眸,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芽雀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,陛下要责罚她,还是先问问我的意思吧。”然后让芽雀起来。  “走这么慢。”  后宫现在清静得就像山中寺庙一样,史箫容倒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了。  史轩一转头,看到史箫容从马车里抱着个睡着的娃娃出来,不禁发愣,心想她怎么还有个孩子了?算一算日子,也不可能是先皇的了,心中不禁大骇,再一看那些护送她而来的护卫,一个个淡然平静,顿时一头雾水。    温玄简这才作罢,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,心想孩子现在在他手里,史箫容再怎么样,也只能回宫才能看到孩子,一定会来找自己的。他遂放心,叮嘱了芽雀几句,抱着孩子转身匆匆回去了。  芽雀低下头,咽了咽口水,伸手刚要抓起米饭,门又开了,卫斐云这次没有进来,立在门口,背后是阴冷的月光,他朝里面丢进来一床棉被,然后把门砰地关上,落锁。  “姑姑,你不要问了,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,不然会死的!”史姜灵跪在地上,将头叩地,哭得撕心裂肺。  端儿爬到摇篮边缘,想再看看他,却险些栽倒下来,被谢涟一把抱了回去。!Y~{[ dˑ?kK^3XMY:O9-xQ0EݞyhHRWwM, eC)JtWϝ eIQQ),        “安静,我什么也不做,你接受不了我,没关系,我们还有孩子,以后来日方长。”温玄简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然后伸手要抚摸她的肚子,“半年后,它就要出来了。”    丽妃直接一脚踢翻了一具猫尸,精致美丽的靴面上却爬了几只蛆虫。“呕”,丽妃捂着自己的心口,泛起了酸水。    “大概只取一个平字吧。”如果不幸生了个男孩儿,史箫容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地长大,不要卷入皇家的腥风血雨之中。  “皇帝陛下已经跟我说过,你擅长医术,这才得到器重,真正的芽雀一无所长,所以你更加不可能是她了。听说你想尽办法要见到我,年前我得以从流放之地回京,还能坐到如今的官位,全是你的功劳。”卫斐云语气平平地说道,“你真是不简单。”    巧绢垂首,低低地嗯了一声。  看着她的反应,温玄简暗喜,原本还想说些什么,但又怕撩她撩得太过分,过头反而不好,便假意清了清喉咙,然后碰了一下她,很好,她没有像之前很快甩开他的手,低声说道:“那我先走了,明天再来看你。”    还好, 她直视前方,“把衣物给我,有事进屋子再说。”  她握紧珠子,“哥哥,那母亲她……”?2GVjz9d]|@܅_ B>!($2)& >!⼆qKp}6IfuԼYA(T :#e:L}>B;^x3Vz&rJͱRiԹa={XH%TbKBqU<{ M_Zyb)A#{phgQ} l<B)mEY `CkѹQh1"Wv*( 9S>u  “宫女姐姐,你就帮帮我,把我带回宴席上吧,这里好大,我转了几圈,也没有找到路。”谢涟又央求,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偷偷溜出来的。因为父亲一直不肯带他来,他就偷偷藏在马车里,等到了宫中,谢蝾才发现,只好将他带在身边,却不知道谢涟吵着要跟来只是来找母亲的,所以他偷偷离席,自己去找许清婉了。他还不知道今天宴席上危机重重,更不知道他的父亲因为找不到他,此刻正让护卫们四处找他。    。  “当初她以有疾为借口,留在京都里,陛下答应了她,没有将她往绝路上赶,是因为她身上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吗?”史箫容在军驿站的时候,听到哥哥抱怨当初为何不直接将护国公夫人也流放出去,那时她便想到了,把护国公夫人留在京都,皇帝是另有安排的。  “那里有什么好看的,荒草不生。”    “你要是胆敢把孩子杀死,朕绝对不会饶恕你!整个史家,都将会为这个孩子陪葬!”温玄简抬眸,看着面前一脸冷漠的女人,心忽然痛到了极点,即使做到了这么多,依旧不可以吗……真的是自己会错意了吗……不会的……他抬起眼眸,一片雾气里看到史箫容美丽的脸庞竟然在微笑。  芽雀决定爬上树,去看清院子里的情况。她脱下鞋子,用腰带绑在身上,然后费了一点周折,终于爬上了一棵梧桐树。她挑了一根树枝,然后坐下来,正巧看到寇英又走出来了。她往底下一看,那个弯腰驼背的老人家,怎么如此眼熟……  夏天的风带着热度从门窗外面吹进来,还有尘土干燥的气味, 这一切都让史箫容感觉难受。她看到驿站厅堂里的木椅, 上面铺着竹编的垫子,便坐了下来,史轩终于注意到她似乎不舒服, 连忙去外面找了凉水,用木盆装着,端进来,让她先洗一洗脸和手。作者有话要说:  小蔻和灵儿就是懵懂少年少女的爱情故事,小蔻被卷入了家国仇恨之中没有办法,如果平平淡淡,像他这种抵不住诱惑的人,跟灵儿或许也走不到圆满的结局,所以其实这个是最好的结果了,生生死死都在一起。  蔻婉仪推开她的手,“怎么不能说了,她不过是一个小小宫人,你看现在,太后娘娘沉睡不醒,整个永宁宫是不是都由她做主了?”  史箫容听出来这是大叔父史广宗的声音,他竟然站出来指控了自己的母亲,而令史箫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母亲竟然不是父亲的第一位夫人,而那位远在边疆长大的哥哥也并非自己庶兄长,竟是父亲原先的嫡亲长子,那自己的哥哥史琅,岂非……    卫斐云这才有些急了,抬头寻找着声音的源头,“你要去哪里?”  史箫容看着她,问道:“哪里来的花?”  芽雀吃力地将蔻婉仪半抱着抬到床榻上,转过头已经不见了皇帝,知道他肯定又智商下降,跑去看太后娘娘了。  cVC(` .2r|{a$(eYz)L  护卫头头几步来到担架前面,一把撩起剩下的长发,少女流着污血的脸庞赫然显现,护卫大惊失色,“芽雀!”  卫斐云一愣,回忆起这些年,一切都在正轨之上,温玄简说道:“所以何必如此计较,她能将朝政管好,与我在位,并无两样。”  史箫容微微一愣,这才想起芽雀的确跟自己说过史姜灵跟蔻婉仪感情不错,她发觉古怪的却是蔻婉仪的神情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,那个爱哭的少女似乎一夜之间成长了起来。真不知道这段时间,在蔻婉仪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。  ……  史箫容接了过来,算是接受了她这个嫂嫂。    因此这场女人间的宫宴也算其乐融融, 谈笑不断。  “真的不打算回去?呵呵,这样会让家父寒心的。”卫斐云怪笑一声,目光却紧紧盯着她,“别忘了,两家婚约尚在。你不现身给家父一个说法,我这辈子都不能娶妻了。”  “你喜欢?”斗篷人的声音粗嘎难听,好像公鸭子嗓音。  史箫容也觉得这马车夫应该没有偷拿货物,因为他长得实在太憨厚老实了,反观这个富商,贼眉鼠眼的,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物。    丽妃有些懵地呆在原地,因为在出发前她明明看到琉光殿宫人护着蔻婉仪走了,不管怎么样,她也不应该在这里,而且还晕在这里啊!  史箫容点点头,“我明白的。我会尽量小心,尽快找到史轩。”她知道自己能够如此任性,不过是他们不敢再强迫她行事而已,一切都做得小心翼翼的。她好不容易从以前的傀儡生涯挣脱出来,当然想恣意妄为一次,完全凭自己心意做事。  但好不容易才见到她一次,护国公夫人不打算这么早就回去。  史箫容亲了亲小皇子的额头,然后交到温玄简的手里,“你可以回去了。”  “你付出这么多,就想见到我一面,想必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吧。”9'Mѭc?㽉 zĹnҹF"hDW`"N`Zz%8ѧWa_>p]e#};UJI뱃2C2Ƚ:$gW ^-}11}QHFe 2B-Ŋj}uzu \  史箫容不想再提起他,便转开话题,“卫斐云这个人有意思,芽雀,你的这位未来夫君看来也不简单啊,你不去见见他?”  温玄简闻言,只能忙不迭地将那冷涩到极致的茶水咽了下去,说道:“唔,还好。”  温玄简的瞳孔微微收紧,雅贵妃没有来得及看到他成功登基的那一天,就自杀随父皇而去了,她在他的生命里是母亲般的存在,但即使是这样,在她心中,父皇也远比自己要来得重要。因此,他看着面前曾经夺走雅贵妃心爱男人的史箫容,低沉地说道:“你不配提起她。”,  ……  正恍惚间,耳畔却听到年轻的帝王开口说道:“母后多年不曾忘怀先生教书之恩,若是有空,先生与她见上一面吧。”    史轩惊讶于她的急迫,答道:“她中了几十处刀伤,勉强保住了命,现在躺在屋子里。”  许清婉带着谢涟,坐上了马车,她挑起车帘,看着后面跟着的马车,叹了一口气,在刚要出门的时候,卫斐云忽然造访,拉着谢蝾,说一定要跟过来,因为有事情要跟太后娘娘商量。所以只好带着他们,一同去了公主府。    她趴在他的肩头,喘着气,然后听到他附在她耳边低低说道:“从今以后,我就是你一个人的了。”  “我才不想跟踪你呢,不过,没办法,谁叫我们每次做事都同步了,那叫偶遇,不叫跟踪,懂?”芽雀抬起手,拍了拍他的肩头,“上次你的不杀之恩,我记住了,以后你若被我抓到了,我也会放你一命。”    他的脸侧有些红肿,因为刚刚被太后娘娘手执戒尺面批了一下。  真是见了鬼!到哪里都能遇到卫斐云!  史箫容回过神来,止住了笑意,看着近在咫尺的皇帝,对视了一会儿,她低低咳了一下,“好了,我不笑你了。现在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?”  站在一旁的卫斐云暗想这京兆尹果然有后招,这抓住的人千万不能由他来审讯,他连忙上前一步,说道:“陛下,此事非同小可,几十条人命,应当交由大理寺处理!”  q(I>U$. n2 nLPqpI>Iu"$i䯣%M](x O̻%/$y$'#ǑIr$ȋ(2̲ؐF&T4"$L2\GE& jh F&M"5&IgIfQd^62I=GgđIs-5LE&YTXlFeqdQd^ucEIcIidRP//ɵ&~Is/9T/9NdQQ}%%6KZml㗌!<~I,~)*\?':Ok'GIr4>&>٫Nj㓴'OⓜA'9"ЬOrF?g':Or'2Or$Q|\(>Ɉjd;Ow$I$#QⓌ+چq|}$hAIQ|$&'I?H@7I*4Ii|a(y$$sƚ$c|$q|\(>IVxR㴄$I8١$EO'C' DI6INcQ|Iq|Q|"iۍI(^2\$FM|s8I0t$IFI$O)O2$$)dg$>$æ$$E'9\`(>Im|Ӭ$O$K7O2k'y|H$''yӷOrad"{)p8>III '4$>I>&>IM?OR)oF(q|:q|NI/xК8>I(>I>OR$OR' <>IPIjP|m|bL MN㓔tL?~'VE)')vS|wdetQd`c_"$>Iq$~f'YqCQ|LE#H$͕` 7(>In$4O\>O *EI?  谢蝾从宫廷里走出来,家中仆人已经驾着马车候在外面,看到他,连忙迎上去, 手里拿着一件披风, “老爷, 您总算出来了,夫人担心您,特意嘱咐小的给您送衣物, 起风了, 怪冷的。”  史箫容只好提着宫灯,一步步朝窗边走过去。。  芽雀读了读自己写的信,应该能够明白的。她没有多少东西,只有几支金钗首饰,用布袋装了起来,然后悄悄地离开了卫府。    史轩身边的军师说道:“她带着满身的伤,不跑到医馆,跑到我们军驿门口,恐怕是有目的的,将军不得不谨慎一点。”  “我早该料到的。”史箫容神情黯然,“但我想看到一个结果,看不到,我不甘心。”    “哦,他的名字是史轩。”温玄简看着她的反应,史箫容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,“怎么,有印象了?”      “……”史箫容默了一会儿, 然后咬牙, “难道不是?”  蔻婉仪“唔”了一声,“你对太后娘娘还是挺关心的啊,我问你啊,太后娘娘苏醒了,皇帝陛下怎么不请太后家人回宫看望她呢?”  护国公夫人很不服气地这样想着,如今她羽翼丰满了,倒是看不起自己和哥哥了,她心里有养出一只白眼狼的感觉,却完全忘记了自己当初是如何耍了手段将史箫容的姻缘毁了,骗她踏进了深宫,又如何在她身边安插内线的事情。  史箫容这一路上猜测了无数,也没料到他第一句会是品评自己的衣服,她依旧穿着素色丧服,粉黛不施,比之以前确实憔悴苍白了许多。而温玄简自己也未脱素服,一身黑衣,宛如死神般杵在她身边。  卫斐云收敛了笑容,站在城墙边上,然后整个人往下面望去,指着底下黄土中隐隐露出的东西,说道:“谢大人,你看。”  芽雀吓坏了,脸色一白,泪痕犹在,心想太后娘娘怎么变得这么凶啦!她赶紧趴伏在地,小心脏砰砰地直跳,却不知史箫容的心此时也正砰砰直跳。她木着一张脸,立在棋榻边上,努力镇定下来,同时飞快地想着措辞。Oz'gk-r?u; Xb^uG:g>03  温玄简回忆起那一刻,还是有点心有余悸,真以为她要杀了自己,不过这是自己出的主意,也算赌了一把,还好,她没有真的下了死手,醒来的那一刻,简直像看到了满室花朵漫天阳光一样狂喜,他赌赢了,她心里还是有自己的。  “哎,真是失败,我这个人就这么不堪吗?”